推荐: | 点这里察看备用访问地址 | 记得记下我们的地址发布页,以免找不到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风月大陆 第三章 静殿生香 更多>>
 

    风月大陆 第三章 静殿生香

    时间:2018-02-09 奢华的寝宫中最大的一座厅堂,绛帷似锦,银屏为间,蝉翼般的云纱作帘,配上金碧辉煌的虎皮胡床和锦绣花墩,还有各种宝光四射的种种摆设,一座兽鼎中袅袅升起一缕奇香,整座寝宫笼罩在异香缥缈、如虚似幻中,极尽奢华,踏入其间的人,恍惚之间有种人间天堂的错觉。
      寝宫西侧,便是倩女皇的绣房,房门是上等的沉香木所製,门面上还彩绘了精美的花卉,在这别开生面的彩门上方,浮雕了一条似若破空而飞的飞龙,没设门环,看去极为坚牢。
      彩幻五色,异香生室。
      没有等到叶天龙推门,房门已经无声而开,出现了四名千娇百媚的宫女,一色的高顶髻,珠翠满头,水红色的薄秋裳,受束的窄袖子下端,裸露着半截玉藕似的丰润小臂,小坎肩,半露雪白细腻的粉颈,同色的罗裙下,轻俏地吞吐着小小的莲尖儿。
      每个宫女的素手中均高挑着一盏明亮的中型花灯,两举左,两在右,袅袅娜娜地往叶天龙走来,举止齐一,冉冉而至,人未到,香风先至,真个是令人欲醉。
      「奴婢们恭请陛下进房。」
      四个宫女到了叶天龙的跟前,盈盈敛衽行礼,银铃似的燕语齐吐。说完,她们便向叶天龙的两侧闪开,让出了当中的一条路。
      微微一愣之后,叶天龙便颔首笑笑,泰然的迈步向前。两个宫女在他的前面两侧举灯引路,两个宫女则是提灯在后面跟从,虽然这里的灯光明亮得根本用不着花灯照路,但这就是宫廷所定下来的规矩。从这些细微之处便显示出了权势的醉人味道,难怪千百年来,无数的人为了得到更大更多的权势,不惜捨弃一切。
      当叶天龙的身影消失在倩女皇的寝房口,跟在他身后的那两个宫女便立刻停下了脚步,伸手轻轻的关上了叶天龙身后的精美彩门,然后两人一左一右侍立在寝房的彩门边。
      一踏入宫门,异香令人飘飘然,两名美丽宫女已经恭恭敬敬的迎上前来,行礼之后便伸手替叶天龙宽衣。此刻走在叶天龙前面举灯引路的那两个宫女各自伸手掀起低垂的薄丝轻幔。
      左右分开的丝幔内端,是一间典雅奢华、宽敞亮丽的卧房,地板遍铺着粉红色的毡毯,里面的家俱均是由上好的紫檀木精製而成,图案美丽精巧的案几、柜座上皆镶珠嵌玉,巧夺天工,令人歎为观止。
      但是最让人心动的场面却还是在尽头处靠墙的那一张宽大的胡床上,秀丽娇艳的倩女皇正以一个无比俏巧的、曼妙的、诱人的姿势,斜斜的,半躺半靠,侧身而卧,莹莹生光的娇靥上,则浮现出似盼、似怯、似喜、似悲的神色。
      最让叶天龙意想不到的是,倩女皇的身上穿了一件盘龙描凤的黄色丝袍。叶天龙认识这件黄色丝袍,因为它就是法斯特皇帝才可以穿的皇袍,它上面的龙,是用金线凸绣的,栩栩如生,举手投足之间,须鳞跃动,活灵活现。
      金龙黄袍固然是民间的违禁品,皇室的专属,但真正能够表现出这件皇袍的权威和地位的,还是它上面所绣的龙是五爪和五须的,这才是独一无二的,五所代表的便是天、地、人以及风月两大女神。
      「你在想什么啊?」看到倩女皇若有所思的凝视着身上的皇袍,叶天龙不觉柔声问道。
      「你来啦!」
      抬起头,倩女皇给了叶天龙一个甜甜的微笑,但是叶天龙却听出她的语气之中有些许的不同寻常,而且她的一双明眸之中,更是隐现出一丝的忧虑和不安。
      「怎么啦,你在担心什么?」心中微微一惊,叶天龙不禁快步走向倩女皇,怜惜的问道。
      「没有什么,我怎么会有什么事情可以担心的呢?」倩女皇淡淡的笑了一下,但是细心的男人还是十分清楚的看到她的勉强。
      「不对,你一定有什么事情没有告诉我。」站在床边的叶天龙,低头深深的注视着倩女皇的双眼,神情有些焦急的说道。
      「我是有些害怕,害怕你穿上这件衣服之后,会像父皇一样……」
      面对叶天龙再三的追问,倩女皇抬头凝视着他的双眼,十分认真的说道。她那小巧的俏脸上泛起的忧色令叶天龙感到一阵心疼。一瞬间,他忽然觉得眼前的倩女皇是一个多么可怜和孤单的少女。
      因为叶天龙已经听明白了倩女皇话语之中的深层含义,她是在害怕自己以后也会像安德列三世那样,因为繁忙的政务而冷落甚至疏远了她,也许还有一个更深层的意思是,倩女皇担心叶天龙会在得到皇位之后,就忽视甚至忘记了她的存在。
      「我真的好害怕,你以后会忘记我,放弃我,因为我对你已经没有用了……」仰着动人的俏脸,倩女皇显得有些担心又胆怯不安的低声问叶天龙道。
      「小傻瓜,你在说什么啊!」
      叶天龙的心中感到十分的怜惜和痛心,自此,他已经深切体会到了倩女皇对自己的依恋和全心全意的信靠。他实在没有想到,一向刁蛮好动、活泼开朗的倩女皇也有这样一颗细腻的心,也会产生如此的担忧和不安。
      「不管发生什么事情,我都会一直爱你,保护你,你永远是我可爱的小妻子!我发誓,如果……」双手捧住倩女皇的粉颊,叶天龙用十分严肃郑重的语气对她说道。
      「不要发誓,我不要你发誓……」倩女皇急忙向叶天龙伸出了一只晶莹如玉的小手,将他的嘴巴堵住,发光的俏脸上更是泛起发自内心的微笑:「我相信你的话。」
      在倩女皇的小手上轻轻吻了一下,叶天龙直视着她的一双动人明眸,倩女皇的美眸之中闪动着异彩。
      「我知道你还是有些担心,但是我会用实际的行动让你明白我的心意。」伸手抓住倩女皇的小手,将其从自己的嘴巴上拉开,叶天龙用十分坚定的语气说道。
      美眸之中异彩连连,倩女皇用力点着自己的螓首。
      心神略定,叶天龙也终于可以看清楚,原来倩女皇的身上除了那一件代表至高无上权力的皇袍之外,并没有再着一丝一缕。晶莹圆润的粉颈下,比玉更柔白细腻的肌肤如粉搓脂凝。
      因为举起手的缘故,皇袍的一只大袖往下滑,露出了大半截柔腻的如藕玉臂,从叶天龙的角度看过去,甚至可以看到光洁细腻的腋窝,还有那微微隆起的嫩乳粉团。
      「你怎么没有换衣服啊?」
      坐到倩女皇的身边,叶天龙放肆的拧住她的下颚,含笑说道。他决定要改变一下此刻的气氛,更重要的是,他要让倩女皇清楚的明白自己对她的爱意。
      幽怨而又妩媚的瞟了叶天龙一眼,让好色男人的心不争气的跳动,倩女皇突然在胡床上站起来,双手向两边伸展,抬头挺胸,一双赤裸的玉足点在床上,轻盈的转了一个圈。
      只见她那一头乌溜溜的泛光黑丝如瀑飘在空中飞舞,皇袍飘扬中,一身峰峦起伏的曲线尽露无余。更因为下摆的飘起,那一双修长、美直的雪白玉腿,和那纤秀曼妙的玉足,让好色男人的眼睛都有些发直。
      实在难以想像,身穿皇袍的倩女皇做出这些动作,竟会有如此的魅惑之力。
      「这样好看吗?」停下动作,倩女皇低下了雪白中透出诱人粉色的俏脸,睁大了那双黑白分明、秋水蕩漾的明眸,低低的向叶天龙问道。
      迎着倩女皇明眸之中闪烁出的朦胧似雾、似虚似幻的动人目光,叶天龙由衷的对她说道:「太好看了,我真没有想到皇袍穿在你身上还有这样的妙处。」
      露出了满意且自得的娇笑,倩女皇弯下纤腰,双手搭在叶天龙的脖子上,低头在叶天龙的耳朵里面轻轻吹了一口气:「我喜欢你叫我倩儿,因为从小父皇都是这样叫我的。」
      叶天龙一把圈住倩女皇的身子,将她搂到了自己的怀抱中,重重的在她的粉颊上亲了一口:「我的小乖乖,从现在起,你就是我的倩儿。」
      「明天的退位诏书一公布,我希望能够要回我原来的倩公主称号。」倩女皇将自己的粉颊贴在叶天龙的脸庞上,轻轻的厮磨着,一边口中深有感触的对叶天龙柔声说道:「从小,父皇封我是长乐公主,但我还是喜欢别人称我倩公主。」
      「那你一直都会是倩公主的。」叶天龙毫不犹豫的对倩公主说道。
      老实说,倩女皇能够如此大方的将皇位转送给自己,他已经感到非常的满意,因此,不管倩女皇会提什么样的要求,叶天龙都会毫不犹豫的答应下来。
      「对了,我一直以来都有些好奇,到底你的名字是什么,难道真的就是一个单字倩吗?」
      突然感到两个人之间的气氛好像变得有些沉闷起来,叶天龙便另外起了一个话题。不过说实在的,叶天龙倒也真的想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
      「真是一个没有知识的男人。」
      一双明亮的大眼睛瞪得老大,倩公主狠狠的翻了一个白眼。显然,她对于叶天龙会提出这样一个问题感到相当惊讶和不满。
      见到眼前的男人还是一副莫名其妙的样子,倩公主便清清喉咙,开始了她的自我介绍:「告诉你吧!我的本名是安德列·古德汉斯·尤素福……」
      听到倩公主如此滔滔不绝的念着她的名字,叶天龙的脑袋也渐渐变得大起来。他真的没有想到,倩公主的名字会有那么的複杂。
      因为法斯特皇室的传统是将上辈的名字放在后辈的前面,然后以此累加,等到了倩公主这一辈时,自然她的名字长得令人咋舌。
      「……邱科特·倩。」
      终于听到倩公主将她的本名念完,叶天龙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而那个当事人更是深深的呼吸了好几口,接着又狠狠瞪了叶天龙一眼后,才继续说道:「因为太麻烦了,所以父皇和我都乾脆简化为倩公主。」
      说到这里,倩公主突然跳起来,怒气沖沖的伸手抓住叶天龙的双耳:「你一定是从来都没有好好学过国礼,因为皇室的这些名字,你应该是在骑士学堂里面念得滚瓜烂熟的,这是骑士最起码的知识。快点告诉我,你的骑士合格证书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
      「胡说八道,我的骑士合格证书当然是真的。」被吓了一跳,叶天龙十分严肃的正色对倩公主说道。
      所谓骑士合格证书,是由骑士学堂经过严格的考核之后,颁发给候选骑士的一种身份证书。任何一个法斯特的骑士,都必须拥有这样的证书,不然的话,就永远只能当一个候选的骑士,即便是那个候选的骑士他已经从父辈那里继承了骑士的身份,也需要通过骑士武技和国礼两门的考核之后,才可以真正称得上是法斯特的骑士。
      不过很快,叶天龙就嘿嘿一笑,对信以为真的倩公主说道:「不过那是花钱买来的,因为我很讨厌去上那些国礼的课。」
      「哈哈,你果然是冒牌的骑士。」倩公主整个人扑在叶天龙的身上,娇笑着拍打他的胸膛:「如果朝中的大臣们知道我把皇位让给你这样一个冒牌的骑士,他们一定会晕倒的。」
      「现在他们就已经晕倒了。」叶天龙微微一笑,对倩公主说道:「你知道这两天来,朝中的抗议声有多大吗?」
      「我想也是这样的。」倩公主显得满不在乎的样子,在叶天龙的怀中,抬起头来伸手轻轻的抚摸着叶天龙的脸颊,柔声说道:「当初我登上皇位的时候,也不是一样有很多的大臣反对。到后来,还不是照样过来了。」
      「说得对,那些反对的人,就让他们回家去。我们只管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何必去理会别人的想法呢?」点点头,叶天龙伸手抓住倩公主的玉手,将其按在自己的脸颊上,深情的望着这个美丽的少女。
      「抱紧我。」倩公主突然动情的对叶天龙说道。
      没有多的话语,叶天龙温柔的抱住了倩公主的娇躯。娇小的胴体在皇袍的包裹之下微微的颤抖着,是激动,是期待,是渴望。
      轻轻的解开了皇袍上面的第一个扣子,然后是第二个……
      半幅衣襟挂了下来,露出了里面莹白如玉的冰肌雪肤,不深的乳沟恰到好处的勾勒出了粉嫩玉峰的动人曲线。
      火热的嘴唇激情的压上去,叶天龙用自己的舌头在吹弹得破的雪肤上移动,仔细品嚐皇袍下面的动人肉体。也许是皇袍给他带来的感觉特别,叶天龙感到今天的倩公主特别的敏感,几乎是刚刚印上酥乳的嫩峰,倩公主便激情的呻吟起来。
      冰凉的肌肤传出了一阵阵的火热,倩公主的呻吟声越来越大,她的双手更是紧紧抱住叶天龙的头部,将他的嘴巴用力压在自己的身上。同时,她又奋力挺起娇柔温暖的酥胸,去迎接叶天龙的深吻。
      叶天龙伸出双手将倩公主上身的皇袍拉得更开,现在倩公主的一对鸽乳完全展露在皇袍敞开的衣襟处,因为衣襟两边的收束作用,倩公主的娇柔双峰向前凸得更加厉害,顶端的幼蕾也骄傲的挺立,在灯光的映照之下,散发出令人心神迷醉的光芒。
      一口含住一只柔腻温热的幼蕾,叶天龙的手也同时抓住了另外一只晶莹鸽乳。
      吹、吸、舔、咬……揉、压、捏、搓……
      十八般武艺一旦施展出来,即便是石女也会陷入焚身的慾火之中,何况是原本就春心蕩漾的少女。
      凝脂软玉般的肌肤,此刻已经泛起了一层冶艳无比的艳丽酡红,原本黑白分明、清澈动人的一双明眸,也蒙上了一层湿漉漉的迷雾。
      「啊……好美……快点……」
      春葱般的纤纤玉指,深深插进了叶天龙的头髮里,一双修长玉腿紧紧缠在叶天龙的虎腰上,小腹更是紧紧贴在他的身上。
      抬起头来,叶天龙的嘴唇往上移动,在粉颈上,下巴上,粉颊上,眼睛上,额头上,都留下了他火热的吻。最后,他的嘴唇重重的压在倩公主的樱桃小嘴上。
      丁香妙舌一接触到叶天龙的灵活有力的舌头,便激情的纠缠起来,唇舌搅扰,香津暗渡,贝齿轻啮,倩公主小巧的鼻翼在快速的舒张,呼吸变得越来越急促。
      片刻的功夫,随着叶天龙用力的吸啜和绞缠,倩公主的娇躯猛的一僵,接着她感到自己的小腹深处涌出了一股暖流,让她的四肢百骸都暖洋洋的,说不出的快乐和舒爽,心神魂魄都飞了起来。
      看到倩公主的俏脸上浮现出陶醉和迷乱的神色,叶天龙停下了进一步的动作,只是温柔的抚摸着倩公主的粉颊。
      「……天龙哥哥……你好厉害……倩儿一下……子就飞……起来了……」喘息了一会儿,倩公主才欣然抱住叶天龙,娇吟着对他腻声说道。
      「哈哈,这才是前面的小菜,更厉害的还在后面呢!」
      首战告捷,叶天龙心中大乐。刚刚他是通过唇舌相交和双手抚摸,悄悄的将一点暗黑之气输入倩公主的体内,没有想到效果会这么好。满含暗黑之气的舌头在倩公主的檀口内便搅起了如此激烈的欲情,如果施展在更加敏感的玉户,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样的情况?
      暗黑之气对于女人有一种莫名的催情和改造作用,这也是叶天龙在报复左兰心的时候才发现的,没有想到用在倩公主的身上更加有效,他不禁暗暗期待起对于这个方面的进一步研究和发现,也许比起任何的房中术都更加有效用。
      不过,暗黑大魔神如果知道足以毁灭一切的暗黑之气居然被好色的男人用在这个方面,一定会气晕过去的。
      看到倩公主身上的皇袍,叶天龙的心中突然冒出了一个想法。
      「尊敬的女皇陛下,我们到议事大殿去玩吧!」
      「议事大殿?」
      倩公主起先还没有领会过来,但看到好色男人眼中所跳动的火焰,一颗芳心猛的跳跃起来。
      「我们就这样去吗?」
      「当然就这样过去了。」
      叶天龙十分自然的说道,同时伸手将倩公主的娇躯抱起来,飘身往外。
      无忧宫的议事大殿,是皇帝和大臣们商议国家大事的重地,官位不够的人连接近它的机会都没有。
      半夜的议事大殿,因为空旷冷清而显得有些阴森,一身睡袍的叶天龙抱着半裸的倩公主无声的潜入,途中一连躲过了五批侍卫的巡查,那种紧张和刺激,让内里不着一缕的倩公主全身一直都在颤抖。
      通过大殿上空的天窗,如水的月光毫无遮挡的流泻下来,照亮了皇位周围三丈方圆的地方。宽大的皇位龙椅上铺着厚厚的鹅黄色软垫,在月色的照映之下,好似黄金打造一般。
      将半裸的倩公主放在皇位上,叶天龙退了两步,在她的前面单膝跪下,行了一个骑士的礼节。
      「尊敬的女皇陛下,请你准许在下的不敬和侵犯。」
      倩公主既激动又兴奋,她的粉颊酡红,黄色的皇袍胸口左右分开,一对光滑柔嫩洁白的鸽乳骄傲有力的向前挺出,下摆敞开,一条修长笔直圆润纤秀的玉腿露出来。
      而此刻,她那一只纤秀洁白如玉的素足便落在叶天龙的手中。半跪的他将倩公主的玉足抓到了自己的眼前,先是仔细欣赏了一番精巧如玉雕般的天足,然后低头轻轻吻了一下洁白如玉的足背,接着将那饱满圆润的纤长玉趾含进了自己口中。
      「啊……」
      被这样调戏的倩公主激颤的娇吟了一声,双眼陶醉的微微合起来。处身在这样一个十分熟悉的地方,神情恍惚之间,她似乎感到在大殿的下面,还像平日那般站着众多的大臣,他们都在无声的看着自己。被手下大臣窥视的错觉,让倩公主的全身都陷入一种迷乱的感觉。
      一边含着,亲着,叶天龙的手开始慢慢往上爬,顺着白嫩细腻的脂玉粉腿,一直探进了皇袍里面。玉腿两侧温热绵软的柔肤嫩肉,滑不留手,丝丝的热气从玉腿的尽头隐隐传过来,让好色男人的心神为之迷醉。
      叶天龙的五指轻轻在敏感部位掏了一把,倩公主不由得一下子缩了起来,举手投足之间,酥胸前的那一对鸽乳也随之跌宕起伏,好似不安分的玉兔。
      正在娇吟嗔笑之际,目光下移,倩公主看到了叶天龙衣袍下面那鼓起的一团,不禁心神蕩漾,难以自持。
      「现在你是皇帝了,就让我服侍你吧!」
      将叶天龙拉上宽大的龙椅,倩公主自己却跳下去,埋首在叶天龙的双腿之间。
      如果这个时候,真的有什么人进入这个无忧宫的重地,就会看到一幅令人难以置信的场面。
      高高在上的皇位龙椅上,一个身穿睡袍的男人大马金刀的坐着,双腿张开,在他的双腿之间,跪着一个身穿法斯特皇袍的少女,略显散乱的秀髮,酡红醉人的粉颊。但最让人心惊魄动的还是,皇袍少女的樱桃小嘴正温柔的含着男人那火热的坚挺玉柱,而且少女的皇袍前胸大开,一对如玉酥乳毫无遮掩的展露在半空中。
      「对,轻一点。」
      「好,就这样……不要用牙齿咬……多用舌头……」
      在叶天龙的热心指点之下,倩公主的口舌之技长进的非常快。螓首起伏之际,绯红的俏脸上,充满了一种淫靡的感觉,偏偏她身上的皇袍又是给人一种最庄重威严的感觉。
      看着看着,叶天龙也不禁有些迷乱,淫蕩和庄严两种水火不容的东西,令人难以置信的同时出现在倩公主的身上,他的心好像是燃起了熊熊的烈火。
      伸手拉起了倩公主,叶天龙就想扯下她身上的皇袍,但倩公主却是轻轻的压住了他的双手:「明天起,我就不会再穿这件衣服了,所以我想留一个特殊的纪念。」
      听到倩公主这样的话,叶天龙邪邪的一笑,将她抱了起来,放在自己的膝盖上。
      皇袍的前摆左右分开,露出了修长的玉腿,洁白的柔肤,再往上,便是少女最神秘的禁地,丰隆幼嫩的妙处,数滴玉液,正沾湿了淡淡的茸毛。
      火热的坚硬,滑过倩公主最敏感的突起,準确的抵在柔嫩的蜜处,敏感的幼蕾已经感受到了惊人的热度和力度。
      「要进去了。」
      在倩公主的耳边低低的说道,叶天龙的双手抓住了她的纤腰。眼神迷离的倩公主无力的点着螓首,一双修长光洁的玉腿挺直分开。
      双手一鬆,在倩公主大声的呻吟之中,坚硬的火热玉柱十分顺利的佔据了泥泞的花径秘道,她的双腿本能的盘在了叶天龙的虎腰上。
      「啊……」
      火热的歎息声中,被抵住最敏感幽深花房的倩公主向后仰头,满头的乌丝秀髮在空中划过一道美丽的弧线。
      娇艳的花瓣终于完全绽开,叶天龙满意的出了一口气,双手缓缓的上提,再一次慢慢的退出,让滑腻的洞壁摩擦着自己,仔细体会那里的味道。
      叶天龙的和风细雨,根本难以满足倩公主,只见她双手抱住叶天龙的头颈,奋力的摇晃着,玉臀则如磨盘般的扭摇耸挺着,恨不得将叶天龙连根吞没。
      情液很快打湿了两个人的结合部,倩公主乐到爽处,将自己的酥胸嫩乳紧紧贴在叶天龙的胸膛上,不停的厮磨着,满面红潮,媚眼如丝,贝齿紧咬着朱唇,但依然忍禁不住的蕩哼连连。
      终于,倩公主哼叫连连的更为激狂,双手紧抱住叶天龙的头颈,一双修长的玉腿绷紧,纤秀白嫩的裸足,小巧玲珑的玉趾,无不竭力的伸直。
      「现在才刚刚开始呢!」
      积蓄已久的好色男人用舌头轻轻舔了一下倩公主的耳珠,邪邪的宣布道。
      将酥软的女体放在宽大有如胡床的皇位龙椅上,不容倩公主从第一次的快美之中平复下来,叶天龙便开始挥戈发动猛烈的攻势。
      乘胜追击,一鼓作气,随着他连绵不断而又强而有力的冲击,倩公主的娇躯一次次被充满,满溢的液体随着他的进出,不断的流淌下来,顺着深邃的臀缝,流到金黄色的皇袍上,湿润了下面的绣垫。
      在他如此大力的冲击下,倩公主的雪白双股几乎已经贴在了自己的胸前,翘挺的雪臀完全暴露在他面前。他可以清晰的看到少女秘处原本深藏的花唇柔瓣在他的猛烈动作下,不时翻出来,粉嫩而湿润,娇艳而无依,如同暴风雨中的玫瑰,微微翕动着……
      「啊……嗯……」
      断断续续的娇吟和浪哼从倩公主的小嘴里流出来,在叶天龙如此强有力的冲击之下,一波一波的快美之感不断从身体里面涌出来,在她的全身蔓延,奔腾。
      在受人敬拜的大殿里,在至高无上的皇位上,身穿皇袍的少女在竭力的逢迎着男人的冲击,她的表情淫靡而饥渴,快感就像决堤的洪水,彻底淹没了倩公主。
      「我不行……不行了……」
      一道一道闪电在脑海中闪过,快美的火焰焚烧全身,视线变得迷乱而朦胧,似乎是不断有白光在眼前漂浮。
      极度的兴奋之中,倩公主突然产生了奇怪的感觉,好像自己的身边站着很多的人在观看,那些人的面孔模糊,似乎很熟悉,又似乎很陌生,迷乱的神志,甚至让她看到了先皇的面孔,以及那些曾经在这一张皇位上坐过的先祖。
      「看吧!看吧……你们都来……看吧……」激动之极的蕩声中,一次绝顶的快美席捲了倩公主的全身,在心神在飘向九天之外的同时,她心中默默的吶喊着:「父皇……孩儿觉得好幸福……福啊……」
      没有得到满足的男人,并未就此放手,在一边享受着花径嫩壁有力的缠绞和吸吮,一边还是紧紧抵住花房尽处嫩蕊,大力的厮磨着。
      终于,脑海中一片空白的倩公主发出了一声长长的哀鸣,她的双手紧紧攥住了身上的皇袍。
      随着叶天龙的退出,一股白浊的液体从绽放的秘处喷涌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