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 | 点这里察看备用访问地址 | 记得记下我们的地址发布页,以免找不到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天地之间 第一百六十一章 白凤淫丸 更多>>
 

    天地之间 第一百六十一章 白凤淫丸

    时间:2018-08-18 春节前,除了忙着应付天龙的工作以外,我不得不分心将其余的精力放在另外两件事情上,由于这两件都十分重要,在这里不得不加以提及。
      一个是「繁花药业」的正式铺点建设(参见本书第七十七章:繁花吐蕊),繁花药业其实早就成立了,以前我谈过自己对这个连锁药店的初步想法。随着飞龙和龙腾事业的发达以及「生命原液」的畅销,加上暗地里「龙丸」(摇头丸等新型毒品)生产线上成日里流金淌银,这部分盈余资金必须要有个合理合法的去处,并达到保值增值的作用。
      我一直在积极考虑用属于自己的这部分资金建立一个繁花药业连锁药店,搞好了,就是一个下金蛋的鸡。「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这是我自己的事业,但宗旨并非为了我自己,而是和我身后的一大家子人息息相关。
      拥有自己的铺面,使用自己的资金,独佔属于自己的市场,再安排自己人来管理,把江陵弄好了还有省里,省里弄好了也就够了,全国甚至世界就不用去想了,毕竟繁花这样属于我自己的私人企业,更应将风险意识放在第一位来考虑。
      根据我们原来的安排,繁花的组织结构很简单,具体名单如下:。
      繁花董事长白秋
      副董事长江雯丽
      总经理潘莉
      副总经理辜月琴
      总经理助理谢娟
      公司董事会由前面的三人组成。
      「多学习,多进步,繁花能否盛开就看大家的了。」我在繁花的筹备会上这么说着,心里却一直在打鼓,云凤女装世界这块基本搞起来了,但即使有我和雯丽、潘莉的共同努力,这朵繁花果然能繁茂地盛开吗?
      搞一个企业还是要讲「天时地利人和」,首先,我们充分利用了飞龙和龙腾与全国600多家厂商以及江南地区和江陵市当地300多家医疗单位及药店所建立的稳固的购销网络。在我的授意下,雯丽亲自出面协调这方面的关係,毕竟能站在龙腾这个小巨人的肩膀上,佔据了天时之后,繁花的起点高进步也更快些。
      潘莉则根据我的指示,把从飞龙龙腾以及云凤抽调出来的我的闲散资金集中起来抢佔地利方面的优势。我们在江陵药材市场设立了了繁花药业的总店和配送基地,一次性投入300万买下了一幢闲置的小型办公楼,然后投入200万彻底翻新并装修出来,一楼大厅零售,二楼搞批发,大楼后面则建有恆温恆湿的专业药品库房,全部进行微机管理,和专业物流公司开展合作,不再另行投资。
      然后我将生命原液在江陵的最高级别代理经营权交给繁花药业,并由龙腾公司提供了150万的「生命原液」等各类药品,又由龙腾账上划出200万现金给繁花,用这个来铺底,全面争取知名企业优势品牌在江陵的代理权。
      人和方面则充分发挥潘莉的优势。将她从「云凤女装世界」抽出来主要负责这个项目,让谢娟辅助她,然后月琴春花亚丽桂华啥的跟着里里外外学习着。潘莉不仅年轻貌美气质出众,工作能力和亲和力更是没什么好说的,加上药品批零利润实在是高,没过多久,就把繁花总店经营得有声有色、初见成效。而原来「云凤女装世界」的工作相应交给璐瑶和君红两人来负责,这方面工作已经上路,所以璐瑶还可以同时经营她的情趣内衣店,君红和玲玉也没耽误管理她们的健身中心。
      下一步,我準备建立8个繁花连锁药店分布江陵各地区,甚至于还要建立一个网上药店和医院,24小时为市民提供服务,担负起这里100多万人口的医疗保障工作。随着繁花医药零售网络的逐步建成,反过来促进龙腾医药甚至以后天龙集团医药产业的整合发展。
      我身边众多的妖姬艳妾,尤其月琴、春花、叶锋、仙娇、亚丽这些女人,虽然年轻貌美、姿色出众、温柔体贴、各擅胜场,但文化水平较低、工作能力不足,无法负担明确的职责,更不可能单独经营自己的产业。这一步棋走了以后,让潘莉带着她们抱团发展,可为她们谋一条长久而稳定的生活出路。
      第二步则开发出了新型的白凤丸,这种新产品是和江陵一医院老孙合作的结晶,也是古方乌鸡白凤丸和新方「龙丸」系列的结晶。
      古方起源于明朝《普济方》,《寿世保元》改进处方后称之为「乌鸡丸」,近代多以乌鸡白凤丸命名。
      「处方」乌鸡(去毛爪肠)640g鹿角胶128g鳖甲(制)64g牡蛎(锻)48g桑螵蛸48g人参128g黄耆32g当归144g白芍128g香附(醋制)128g天冬64g甘草32g地黄256g熟地黄256g川芎64g银柴胡26g丹参128g山药128g芡实(炒)64g鹿角霜48g「製法」以上二十味,熟地黄、地黄、川芎、鹿角霜、银柴胡、芡实、山药、丹参八味粉碎成粗粉,其余乌鸡等十二味,分别酌予碎断,置罐中,另加黄酒1500g,加盖封闭,隔水炖至酒尽,取出,与上述粗粉掺匀,低温乾燥,再粉碎成细粉,过筛,混匀。每100g粉末加炼蜜30~40g与适量的水,泛丸,乾燥,製成水蜜丸;或加炼蜜90~120g製成小蜜丸或大蜜丸,即得。
      「性状」本品为黑褐色至黑色的水蜜丸、小蜜丸或大蜜丸;味甜、微苦。
      「功能与主治」补气养血,调经止带。用于气血两虚,身体瘦弱,腰膝酸软,月经不调,崩漏带下。
      首先,老孙在古方基础上进行了新的药品调和以及修正,针对女性的生理特点,将其功用集中在补气养血、安神静心、促进睡眠、美容调理上。而我则主要进行了第二步的工作,就是加入适当的磷酸可待因和罂粟壳成分,这样添加药物只有一个目的~~让服药人尽快产生药物依赖性并迅速成瘾。
      临床上常用的可待因是成瘾性中枢镇咳药,如磷酸可待因糖浆,因可待因含量较高,超过0。5%就有成瘾性,需按麻醉药品管理。但我加入的可待因含量较低,例如磷酸可待因的含量控制在0。10%左右,不属于这个範围。不过,我在里面同时又添加了罂粟壳精华,由于其含有吗啡、可待因、蒂巴因、那可汀等鸦片中所含有的成分,只要长期、适量、连续服用,很容易产生躯体依赖与精神依赖。
      当服药者长期适量连续服用这种药丸以后,在对其体内平衡进行良性调理的同时,其内含的磷酸可待因和罂粟壳长期连续作用于服药者躯体中的阿片受体,作用于大脑产生欣快感,作用于肠道产生便秘等症状,类似于海洛因成瘾。
      随着服用时间的延长,阿片受体出现相应变化导致服药者对此类药物慢慢产生耐受,需要逐渐增大剂量才能达到原来的效果。如果服药者突然停止服用药丸,则会出现阿片类戒断综合症,若剂量较大,戒断症状会非常明显,导致服药者非常痛苦,但是重新服用药丸后,这些症状会很快消失,从而导致服药者靠自己无法摆脱药丸的控制。
      最后,除了大量磷酸可待因和罂粟壳作用于大脑中的阿片受体产生的明显欣快感外,我还特别在白凤丸里加入麻黄硷,製成玉凤丸,这是一种精神活性药品,从而加剧了白凤丸的致欣快作用,服用白凤丸较易成瘾,而玉凤丸则极易上瘾。
      我慢慢使用白凤丸替代了以往的龙丸,并用身边几名漂亮马子来直接试药,美女们被调理得齿白唇红、娇媚欲滴、花枝招展的同时,白凤三丸上瘾,玉凤一丸收魂,真的是功效如神、灵验无比。三下两下就将月琴春花、君红仙娇以及新收入胯下的新鲜玩物~~爆乳女郎叶锋和白领丽人虹媛给收拾得要死要活的,当她们药瘾发作时,不得不跪下来求我给她们药丸,这时候真可以说指哪儿打哪儿,让干什么就干什么,莫不对我俯首帖耳、心甘情愿任我随心所欲地淫弄作践。
      我曾一边揉弄着波霸叶锋高耸坚挺的大奶子,一边操着她紧小窄嫩的小屁眼儿,舒坦到了极点的同时,问正痛苦不堪的她,白凤丸上瘾后到底是种什么感觉?
      她带着哭腔告诉我,第一次吃了一丸以后,马上就感到全身软软的,就像要飘起来一样。很舒服,脑子一片空白,什么都没想,什么都不会去想。但叶锋叶子楣随后就一直想要服用这种药丸,一个礼拜以后,她已根本无法离开这种药丸了。没得吃的时候,好像很不爽的样子,很不舒服。到了不舒服的时候,再去吃,不舒服的感觉就没了,但越吃越上瘾,最终发现自己无法解脱了。
      此时,不管再漂亮、再高雅、再有气质的大美女们,她们那微不足道的主观意志在这极易成瘾的白凤玉凤药丸面前,莫不溃不成军、一败千里,再没有丝毫反抗的余地。只能和我猛套近乎,谄媚至极地全力讨我欢心,心甘下贱地扮猫装狗任我玩弄糟蹋。
      不过,波霸叶锋叶子楣虽是我到天龙之后的第一个猎物,但绝不是最后一个猎物,在这个美女如云的天龙集团,大把美女等着我去征服呢!
      为了加快在天龙的工作进度,白凤丸和玉凤丸试製成功并取得阶段性胜利以后,我第一时间就安排投入了实战,分批布点、各个击破,在我天花乱坠的吹嘘和连续被拖下水的大小美女的倾力配合演绎下,天龙贵妇浪玉环汪玉明、艳貂蝉郑平莎还有高挑俏丽的天龙玉女段婷婷这几位天龙公司入我法眼的有几分姿色的漂亮女人,被我列为首批肉靶子,纷纷被白凤玉凤等淫丸射中落马,成为被我玩弄于股掌之间的美艳猎物。
      万事俱备、时不我待,春节前的我準备一胯子骑了美艳人马艳貂蝉郑平莎,天龙三艳色中最后一名还未被我彻底征服的大美女!
      这天下午陪着玉明跑完税务局拜年以后,很晚才回到天龙总部三层灰色小楼自己的办公室。轻轻一敲,紧闭的房门里响起一声娇滴滴的应声,然后门吱哑一声启开来,带着一阵香风,一道窈窕的倩影施施然俏立在门口。顷刻间,我感到眼前幕地一亮,面前的女人有种神奇的魅力让我为她神魂颠倒,再难收回自己的目光!一种令人心悸的感受在我心头升起,说不清这是种什么样的感受,不过真的好奇妙。
      平莎天生一对港星关之琳的狐狸般媚人电眼,加上漂亮姣好的容貌、优雅的气质和日益搭配得当的精美服饰,名列仙班也是名至实归的事情。她与老张的亲密关係,在公司已是尽人皆知的秘密,但在我们这些普通员工面前却是一副冷面孔,说话一是一,二是二,从来不苟言笑,大家背后都称她冷美人。不过后来有人纠正这个称谓不準确,说曾看到她生动艳丽的笑容绽放,只不过这个笑容当时不是朝着别人,而是对着张总而已。
      我深知浪莎(浪货平莎的简称)的底细,儘管她拥有天使脸蛋魔鬼身材,关之琳的美貌和叶玉卿的身材,但结果却是被老张操,被小狼干,拥有她的人只知道糟蹋作贱她,在她美丽的身上尽情发洩自己卑鄙的慾望,弄得她越来越贱,简直比妓女还不如,这个出身音乐学院的优雅平莎没有演技,只有床技!没有人格,只有贱格!这个带着腥臊味的骚娘们浪莎,拥有她的男人当她是马桶而已,用完就丢的!话说回来,谁会娶个马桶做老婆啊!
      但是今天,这名艳美堪称绝色的优雅女郎上身一件红色高领套头紧身毛衣,下面一条浅绿色灯芯绒紧身包臀长裤,脚上是双尖头细高跟大红色性感丝绒面长靴子,衣服搭配得贴身漂亮而且极其性感,一股喷人的辣劲还真讨人爱,加上桃花般美艳的脸蛋和波浪秀髮披肩,美得让我心跳,连带着她那电眼迷离和性感的瑶鼻,实在让我的下身有些冲动起来。
      你还真别说,今天浪莎越来越让人看得受不了啦,此刻我已经无法用言语来形容她的容貌,因为那时候我的大脑就像被人抽乾了般空蕩蕩的!我其实本就很喜欢她,特别是她的身材,真的没得说!而今天这身打扮,将她的身材凸显得淋漓尽致,青春靓女诱人至极的这种S型身材!一双修长的美腿,美腿一长人也长高挑了,动人的曲线也拉出来了,性感的臀部。尤其是小翘屁股又挺又翘,显得太正了,再加上穿的这条紧身裤太性感了,让我简直受不了啦,鼻血都要流出来了。
      浪莎今天见了我却比以往热情多了,人熟了就是好啊。她娇艳妩媚、眉目含情、肌肤幽香、莲步姗姗走近来,一照面就娇颜绽笑、贝齿弧露,露出两个小酒窝,清脆招呼我说:「白秋,才回来啊,人家有话给你说,等你半天了。」听她这么一说,我心情也好了起来,能和这么一个性感漂亮、优雅聪明的大美人儿一起说说话儿,亲密无间的样子,想想就很欣慰。
      我似乎从来都没有对浪莎如此有感觉,但今天不知怎么的,真的有一见锺情的感觉,我太喜欢她了,她这人加这身看得我真是硬了,真想爱她一下,弄她一次啥的,上她简直是种享受啊,让我干什么我都愿意!尤其是她今天穿着这双性感的大红色丝绒面细高跟靴子站我面前,真想连人带靴子操得她一佛出世、二佛升天的。
      狐狸眼浪莎只是轻轻瞥了我一眼,美目向我望了过来,便感觉午夜星空般明亮诱人,牵动我的情绪起伏不断,我突然感觉头有些发晕,一下软软地靠了过去,如此舒服地靠在她的酥胸上,这是多么美妙的一种享受呀?真可谓前所未有也!
      「白秋你真的累坏了,快到里面坐坐喝口茶休息下吧?」狐狸眼大美人不仅没有怪我失礼,反而娇靥如花向我殷切发出邀请,不禁令人想入非非。
      我顺势搂着优雅浪莎的细腰,手指轻轻地拂过这大美女的酥胸,一股酥软的触感电流般从指尖传来,狐狸媚眼浪莎明显地感受到了,向我睇来盈盈一瞥然后推开门带我进屋,昏暗的天色里,看不清她的粉脸上究竟是羞?是喜?还是怒?
      我在狐狸媚眼浪莎的身后紧紧相随,趁着有限的距离,贪婪地盯着她一扭一摇的臀部,诱人的轮廓在夜色里越发地诱人,浪莎这条浅绿色灯芯绒紧身包臀长裤包裹出浪漫动人的曲线,难以掩盖隐藏其间的无限春情,我甚至能够感到那丰盈肥臀散发出灼人的热力,加上尖头细高跟大红色性丝绒面感长靴子,直欲令我情动如狂。浪莎在前面扭屁股像模特儿走台的靓丽倩影,在我脑海里刻下了极深印像。
      进到屋里,室外的寒气顿时被隔绝了开来,菲利普的电暖气燃得正旺,到处瀰漫着洋洋的暖意。办公室小桌上,赫然摆放着一壶烫过的清酒正散发着淡淡的热气,浅浅的酒香四溢,我霎时咕噜了一声道:「酒,有酒。」我的目光不由自主地落在了办公桌上那一盏小小的酒杯上,明显有被人喝过的痕迹,可方才屋里明明仅有浪莎一人?难道说,她竟然独自一人躲在办公室饮酒?倏然侧头,果然让我发现狐狸媚眼浪莎的娇靥上浮着一层淡淡的红晕,煞似喝了醉酒的女儿红。
      我问她一个人喝酒干什么,她说自己实在太孤单太寂寞,没人关心没人可怜。
      「那今晚我请你吃饭可以吗?」我笑呵呵地问她,她求之不得地点头答应了下来,欣喜之情溢于言表。我问她吃什么好呢?浪莎倒是直爽说,「白秋你来定,反正你出钱我出嘴,随得方就得圆。」我笑着说,「平莎,我就喜欢你这性格,不装腔作势,那我就做主了!」心里暗想着,今晚我出钱是没问题的,恐怕你只出嘴是解不了渴的,要把你这粉粉嫩嫩娇艳欲滴的身子从头到脚全都奉献出来才可以了账哦!
      外面天还是很冷,浪莎在外面套了件白色的高腰小方领羽绒衣跟着我出来,开着红色的宝马325带着她不疾不驰地驶出了市区,由于玉明越来越变成一家人,现在这车简直成了我的私家车,再没有人和我争。
      江陵郊外的风景好像还不错,我们俩坐在前排对着窗外指指点点说说笑笑,感觉没过多久就到了目的地。下了车一看,我们已来到君山脚下,狐狸媚眼的优雅浪莎跟着我进了一个挺简单却很乾净的独门独户的院内,才晓得这是一家饭馆。
      她抱怨说「吃个饭跑这么远」,我点了菜后笑着说,「主席说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你吃完再评价吧,好不好?」
      老闆娘端上了两杯茉莉花茶,我们边喝边聊,我问浪莎怎么自己一个人的时候是不是喜欢自斟自饮,她有些不好意思地说是的,还借用了句古诗,「酒不醉人人自醉,」我听了差点没把茶水喷出来,难怪平日里优雅而有气质的她,有时却展示出野性的一面。她踢了我一脚,娇嗔到:「想死啊你,笑什么?」
      「咕咕」,我的肚子开始叫了,我这才发现真是饿了。我大声嚷嚷:「怎么还没好啊?」那个黑胖满脸闪着油亮的老闆匆匆跑过来,连忙从口袋里掏出烟,给我上了根烟。「你瞧不起人啊?」浪莎这个优雅的气质美女在旁边冷不丁地吵吵说,老闆先是愣了下,接着打了个唱喏,赶紧地给她上了根烟,又冲我们赔着笑脸:「小兄弟,得罪呢,这个腊味砂锅非要用文火慢慢炖才有味,费点时间,你们再等会儿啊,多多包涵……。」
      我以为狐狸媚眼浪莎接了烟会点上,见怪不怪的我正要给她点火,她却把烟又递给了我,冲我使个鬼脸儿笑了笑,千娇百媚的样子。「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只有让人等待的东西,才是好东西!」不知怎么的,她嘴里突然蹦出的却是这么句经典的话来。
      我们一边等着一边先喝起来,酒不错,而且我们两人都有些酒量也爱喝酒,不易啊,逢着浪莎这样的漂亮女酒友女知己,酒也是千杯嫌少了。说是这么说,但等到到锅子上来时,香气扑鼻,我举起筷子就去捞菜,因为这个腊味猪蹄砂锅实在是美味。光看那古朴的沙锅里的晶莹浑厚如玉般的汤,就让人垂涎三尺,再吃了锅里浓香的猪蹄,以及绵绵爽滑的山药,我才体会到什么叫狼吞虎嚥。
      狐狸媚眼浪莎却笑笑,她很优雅地用汤勺兜了几勺汤到小汤碗里,轻轻地很享受一般小口小口喝了后,自言自语:「真是太美了,有些人简直是糟蹋东西。」
      我知道她在说我,但也顾不了那么多了,于是试着盛了碗汤,大口喝了下去,果然好喝,有股奇异的香气。浪莎问为什么那么香?我告诉她说,这个砂锅是这家店的招牌菜,冬季驱寒进补的佳品。除了原料是从大山里运来的野山药和腊猪蹄外,就是炖砂锅的水也是君山上的山泉,何况里面还有这个店祖传的配料。
      我们边说边吃边喝,一席话说完,一个砂锅下肚,整整一瓶洋河大曲蓝色经典也喝光了,浪莎性格挺豪爽的,喝酒也不婆婆妈妈,一口一杯地干了。而今晚有美色加美食美酒,对我来说,也是三个字~~没治了!
      吃完了饭,我附庸风雅地提出要去游君山,有三分酒意的狐狸媚眼优雅美女浪莎则拍着手乐滋滋地说,她是去玩过几次,可都是白天去的,夜游君山多浪漫多有意义啊!我们顺着山路向上,两人欢声笑语的,我竟还吼了两嗓子京剧。但走着走着,冬夜的本就天寒地冻,再加上山风阴冷,我们不仅都打个寒噤,况且路上早已无人,山野一片寂静,偶尔的一声两声鸟叫兽嚎的,令人毛骨悚然,浪莎在一旁直嘀咕,毕竟这样的大美女,穿着又是如此性感诱人,万一遇上几个棒子跳出来劫财劫色啥的就惨了,这么着没了游兴,于是我们互相搂着下了山开车回去。等到进了市区,看着灯火通明的城市,我的心里也格外愉快起来。
      狐狸媚眼浪莎在我的身边直说冷又说她好无聊,于是我提议去KTV唱歌跳舞一起玩,浪莎当然只有赞同两个字了,我们很高兴地去了一家新开的有着欧洲风格的「巴塞罗那」开了个VIP包厢。
      调音师调好了音响,我挑了一首最劲爆流行的嗨曲《嘟啊嘟啊嘟》,在地震山摇的节奏中,狐狸眼大美女艳貂蝉浪莎哀求着我餵了她一粒玉凤丸,然后是一粒摇头丸,随后就在包厢里疯狂地随着音乐摇动,一阵阵烟雾不停地从包厢四周喷出,变幻无常的灯光反覆闪耀着,她站在包厢的中间拚命摇着头直到摇得忘乎所以,她身体弯成九十度,上半身跟随着头部也疯狂晃动着。
      VIP包厢里正发着癫的浪莎脸蛋漂亮、身材苗条、气质高雅,是很多天龙男士的梦中情人心中偶像。而此时,浪莎上身一件红色高领套头紧身毛衣,下面一条浅绿色灯芯绒紧身包臀长裤,脚上是双尖头细高跟大红色性丝绒面感长靴子,衣服搭配得贴身漂亮而且极其性感,一股喷人的辣劲还真讨人爱,加上桃花般美艳的脸蛋和波浪秀髮披肩,带着她那狐狸媚眼迷离和性感的瑶鼻,美得让我心跳。
      在激烈的晃动中,她丰满的双乳在红色高领套头紧身毛衣里上下颤动着,而浅绿色灯芯绒紧身包臀长裤裹着的美臀上下晃蕩诱人至极,我则伴着音乐一边晃着脑袋,一边欣赏着浪莎春情勃发的尽兴出位表演。
      看着看着,我也被美艳性感的浪莎的色情诱人的舞蹈给搅动起了春心,尤其是她今天穿着这双性感的大红色丝绒面细高跟靴子,将身子拉得高挑而修长,性感的小屁股又挺又翘,显得太正了,再加上穿的这条紧身裤太性感了,让我简直受不了啦,鼻血都要流出来了。
      我带着淫笑走到了正疯狂摇头起舞的浪莎的身后,从她的身后伸出手,猛的抓向狐狸媚眼浪莎红色高领套头紧身毛衣罩着的两团美肉儿,先轻掠而过见她并不见怪,便顺竿上树两把死死攥住她的两只大奶子美美揉弄起来。艳貂蝉浪莎虽被我下流偷袭,但在强烈的药力作用下依然持续地摇晃着,甚至还对我抛了个媚眼欢呼了一声显得很是得意,在我的强烈刺激下性慾勃发,她高举着胳膊扭动起了自己的盛臀,不断的用臀部磨蹭着自己身后的我。
      我的眼里冒出更淫亵的光芒,舔了舔嘴唇,双手再度用力,一把搂紧浪莎的水蛇细腰,在她下面那条浅绿色灯芯绒紧身包臀长裤上尽情揉摸起来,浪莎的口中再度爆发出一声更加热烈的欢呼。只见她转过了身,如蛇般扭动着,和我跳起了火热的贴面舞,还不时吐出丁香小舌舔着我的嘴唇,我的眼里的慾火越来越盛,怀抱着浪莎的双手猛一用力,将她拉进自己的怀里,如同猛虎般死死搂住,跳起了狂热的贴面舞……。
      跳了大半个时辰,酒劲未散,我有些坚持不住,气喘嘘嘘地坐到沙发上。狐狸眼大美女浪莎也有点累了,坐下来问我怎么呢?我说酒上了头。浪莎说「白秋你真熊啊,还有那么长的时间咋整?」我皮着脸笑着说,「搞点果果兴奋兴奋。」
      浪莎没吱声,低着头喝水,我窥见她有一丝偷笑,知道她已有些同意了。
      我拿着个黑塑料袋进来,很熟练地做起了葫芦,平日里虽然自己并未吸毒,但对这些还是颇为熟门熟路的。浪莎贴上来问我做什么?我耐心地说这是葫芦,遛麻果用的。浪莎很关心地看着我说,「白秋,这是毒品,别玩坏了自己身体。」
      我打着圆场说,「不会上瘾的,这个不烈,而且本来就是给女人玩的。现在很时兴这个,玩的人很多,等会儿,你遛两个,蹦起来特别不一样。」「是吧?白秋哥。」艳貂蝉浪莎笑得像狐狸一样问我。
      「是,虽然多少会伤点身体,但人活一辈子,什么都要尝试下,才有劲。」
      我鼓动浪莎遛,边说边拿出个果果放到锡纸上,并把吸管给了艳貂蝉浪莎。浪莎接过吸管,想想还是递给我,谦让我先玩,我说,「平莎,你先来吧,好好过过瘾。」她还有些犹豫,但似乎更有些嚮往,我又说到女士优先。她一面说不好意思一面遛了一大口,好歹经不起诱惑,在我手把手的教导下,开始了遛果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