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 | 点这里察看备用访问地址 | 记得记下我们的地址发布页,以免找不到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亲爱的一家乱伦 更多>>
 

    亲爱的一家乱伦

    时间:2018-09-21 「啊啊!爸。。不行了…不行。」
    彷彿听到这句故励的话,配合一击大声异常的肉体冲撞。
    「喔!」愉悦的女声情不自禁的呻吟。
    「嗯…。啊!爸爸…我…。我好舒服喔。」
    星期天的一大早,矢口家的大女儿房间就热闹滚滚,长得艳丽性感的脸庞的女子正一波波接受她父亲灌注给她的爱。
    她父亲高大威猛的身躯,使劲用下半身腰力猛烈抽插,结实肌肉的双手猛抓他女儿丰满圆挺的双乳,肿大的乳头尖尖立起,上头布满了水滴,随着她父亲的摇摆挥洒在空中。
    粗大的黑色肉棒,异常光滑,他女儿的淫液一股股的从花蜜中流出,茂密的阴毛被淫液打湿紧贴在小腹上,她父亲宛如是默默作苦力的劳工,辛勤的开垦,偶尔露出憨厚的笑容,是被他女儿愉悦的表情所吸引。
    他女儿成熟性感的肉体,实际年龄要不是房间衣架上还挂着圣心女中的制服,上面那一槓代表是一年生可以证明的话,否则任凭外人谁也不敢相信,眼前出色艳丽的外表只有十五岁芳龄,如果走在路上一定会被误认为上班族的性感小姐。
    他推推鼻樑上的眼镜,擡头看发觉身旁多了一个人,他咧开大嘴微笑,「早苗,早啊!」
    上升的热气早已经在头顶飘起浓烟,早苗通红的小脸,看着眼前的正在交合男女,不是因为他们在做爱生气。
    气呼呼的鼓涨双颊,大声说:「真是的。」
    她发觉缠斗的两人并没有理会她,更急切的说:「停一下。」
    「一大早的,你们就在乾什们啊!」
    早苗,趋近两人附近,兴师问罪说:「今天不是约好要去百货公司的吗?现在都几点了,你们还在玩。」
    「噗滋滋!噗滋滋!」
    「啊!」
    「啊!」
    「啊……等一下……再一下子。。」
    「啊!…啊!…啊!」
    「爸爸…就是那儿!就是那儿!」
    「噗滋滋!噗滋滋!噗滋滋!噗滋滋!噗滋滋!噗滋滋!」
    「插大力点!爸…再用力插…。」
    早苗红透了的小脸,终于忍受不住说:「小友,够了。」
    「啊!…啊!…啊!」
    「你不是说制服很窄,要去买一件新的吗?」
    「啊啊!」
    「你明天就要开学了,对吧!」
    「啊啊!」
    「还有书包什们的也都没有準备好…。你别忘了自己是一年级新生。」
    「啊啊!好舒服喔!」
    「啊啊!」
    早苗快气死了,看着两人浑然忘我,根本都没有听到她讲话。
    男子微笑看着早苗,一边用力对她女儿前进突刺,一边说:「你怎么啦?早苗,你是不是也想来参一脚啊……」
    男子说完大手一抓就拉住早苗小脚,拖了过来,扯开她白色蕾丝内裤,大嘴猛舔早苗娇小的双脚。接着两手拉开早苗大腿,张口就往无毛的蜜穴盖去。
    「哇呀!大笨蛋,住手啦!孩子的爸…喔,不要吸啦…」
    「噗滋滋!噗滋滋!」男子胯下依旧神勇摆动,从头到尾一刻也没停过,粗黑的肉棒次次都深砍进他女儿的子宫颈。每次肉棒抽出时都将鲜艳的阴唇翻开,再挤进去。阴蒂随着翻进翻出的摩擦越种越大,简直如栗子一般,两人交缠的耻毛随着抽插,更加刺激阴蒂,他女儿只能不停的娇喘唉叫,才可抒发心中的快感。
    「呼噜噜!啾噗…。」男子双手紧抓大腿,肥厚的舌头一直舔动早苗的光秃秃的小穴,蜜穴承受不了如此攻势,一波波的淫汁渐渐溢出,小穴本来像未发育的小女生一直紧闭,也逐步红润起来,阴唇微微张开,淫液也顺而流下,使男子舌尖更是轻而易举的深入到阴道中採蜜。
    早苗,有点意乱神迷说:「不…不行啊…」她心中已经快抵挡不住慾火,差点败在老公手里,但不愧是孩子的妈,她终究奋起精神,大喊:「不…我说了不行嘛!」然后大脚一踢把她丈夫踹开。终于挣开他的魔抓。
    头顶在冒烟的早苗,可想而知,生气极了,看她丈夫还在跟女儿努力不懈,邪恶的笑容冒起她嘴角,一招玉女拜观音,双掌合併,中指用力插进她丈夫的屁眼。
    「啊…」男子脸红了,腰部两下颤抖,肉棒就在女儿的蜜穴缴械。
    「啊啊…讨厌啦!」
    「爸爸!爸爸!再来一次嘛!」
    「好好,都是你妈妈害的,不好意思。」
    他女儿早已迫不及待把爸爸的肉棒含住,希望小弟弟起死回生。
    「咕噜噜!」小友嘴唇沿着肉棒根端往上舔去,美丽的大眼睛带点雾气看着她爸爸,带点渴望的眼神,令人怦然心动。小友吐了点口水沾在龟头,舌头一直在尿道口徘徊,忽然整根深深含进喉咙中,又把肉棒吐出来,带点俏皮的神情,看他老爸惊讶的表情。
    他微微脸红,一方面刚刚被妻子一整,提早洩了出来,蛮觉得不好意思;一方面又被女儿大胆的深喉技巧吓到,自己这根能完全吞进去,算是一种奇迹,不由问道:「小友,你怎么办到得?」
    咚咚一脸骄傲,说:「不告诉你,那可是我的独门秘诀。」
    他不由得摇头傻笑。
    早苗看他们父女俩一对宝,也无可奈何。
    走出玄关,早苗免不了抱怨唸唸有词,「真是的,真不敢相信,唉!」
    早苗,微微讶异,但微笑打招呼,「明夫。」
    明夫害羞说:「上厕所?」
    早苗也害羞脸红,「又要那个啦?」
    「唏哩哩。。唏哩哩。。哩…」
    早苗通红的小脸,坐在马桶释放尿液,她闭上眼睛,不好意思看前方。
    明夫正兴奋蹲坐在早苗的面前。
    此时窄小的厕所充斥一股奇异的味道,早苗害羞小声说,「结束了。」
    明夫高兴的站起来。
    明夫拉开早苗的大腿,藉由张开的範围,可以看到马桶里黄色的尿液。
    明夫探头找寻刚刚释放尿液的出口,小嘴吸着早苗的阴部,发出啾啾的声响,他大口大口的舔动,苏苏、啾噗声不绝于耳。早苗害羞的不得了,明夫持续不断的吸弄,似乎要把残余的尿液吸光,最后早苗害羞到双手遮住脸孔,不敢发出声音。
    明夫意犹未尽的舔嗜着双唇,满足的呼了一声,害羞的说:「谢谢。」
    「我也要小便。」
    早苗脸红红的起身,穿上三角裤,点头说:「晤、嗯。」也蹲在旁边观赏明夫尿尿,明夫的肉棒就像小孩子一样,连龟头也没从包皮撑开过。
    早苗觉得好小啊。
    「好了。」
    早苗看着明夫的小弟弟,觉得这孩子真奇怪。
    早苗一口含住小肉棒,还有几滴尿汁一併接受。早苗的舌头灵活滑动小肉棒,嘴巴不费力气大力吞吐,整只小肉棒泡在口腔中,明夫受不了刺激,没两三下子,精子一股劲全往早苗嘴里射进去。
    早苗细心的舔嗜小肉棒,并替它擦乾净塞回内裤中。
    「这样……可以了吧?」
    明夫害羞点点头。
    早苗看着明夫离开,还是觉得这孩子真的怪。
    早苗经过么子小洋房间时,特别注意往里看,发现小洋在看卡通。一阵窃喜。
    电视上正上演着肥弹超人第九九集,肥弹超人是正义的化身,从第一集就一直维护企鹅村的和平,这集一样是肥弹超人跟他的死对头,打不败的坏人瘦蛋恶魔,一起对抗,恶魔总是莫名其妙要征服企鹅村,而肥弹超人正义化身,万能的正派依旧打赢坏蛋,不过到最后总是放坏蛋一条生路。
    早苗,高兴喊:「小洋。」
    「晤———」小洋专注看卡通,口头上应付。
    不过早苗却很开心,走进房里,「嘿嘿嘿。」她扑身抱住坐着看电视的小洋,开朗微笑。
    电视上的肥弹超人正飞向天空,在天空中划出一个人字形,而口白按照惯例说:各位观众,下周统一时间继续收看。
    早苗高兴的说:「结束了。」
    「嗯——」
    「那么,可以跟我玩了吧。」
    「好啊。」
    早苗脱去上半身的中国式旗袍,个子娇小宛如未发育的小孩子,露出洁白无暇的肌肤及微微隆起的乳房,两抹粉红色奶头,可爱的凸起。黑色迷你裙、白色小内裤早已丢在旁边,粉白幼细的大腿紧紧夹住,无毛的阴阜上特别显着有红色细缝。
    小洋轻按乳头,舌尖轻点,整张嘴吸吮着小巧的乳房,牙齿啮着奶头。
    早苗感受到小洋底下肉棒的热力,翻开他的裤头,小手拉出他粗大紫黑的阴茎,尤其龟头宛如鹅蛋般大,闪闪黑亮,令早苗爱不释手。
    早苗觉得比较起来丈夫的肉棒就稍差一筹,不过毕竟是自己的儿子,自己出产的当然品质保证优胜。
    早苗嘴巴舔一舔,增加点口水,就朝儿子的肉棒含去。
    「吸苏苏、苏苏、苏苏。」早苗本身就喜爱含龟头,多半口交也是注重这点,小巧舌头打湿龟头面,舌尖一直轻触尿道口,整张嘴差点含不了全部龟头,全靠应塞,才勉强进去口腔中,口水沿着嘴角缓缓滴下,早苗毕竟嘴巴小,勉强不了,舌头还是专注在舔弄那方面。
    早苗再亲一口龟头,脸红红说:「可以啦。」
    小洋躺在地下,早苗微微控制肉棒方向,对準小穴,慢慢坐下直到龟头全部深入蜜穴,再一口气坐到底部,但小洋阴茎毕竟太长了,还有大半截露在外面。
    小洋不用费很多力气,只靠腰部摆动,双手紧贴住早苗两侧大腿,用力往下压,早苗也奋力往下套,双方配合天衣无缝,互有灵犀。
    「噗滋滋!噗滋滋!」
    「啊啊!啊啊!」
    「噗滋滋!噗滋滋!噗滋滋!」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啊啊!小洋……妳好棒喔。」
    早苗很有技巧的转身背朝小洋,肉棒仍深埋花径中。
    「也一起……玩弄我的乳房嘛。」
    「噗滋滋!」
    「啊啊!」
    小洋很听话,双手大力挤捏未发育的乳房,粉红色的奶头却异常大粒像栗子一样。
    「晤啊!啊!小洋……啊晤晤!啊啊!」
    小洋肉棒已到临界点,「妈妈…我…我要射了。」
    「啊啊啊!啊啊啊!」早苗只能藉由喊叫声回答。
    小洋腰部颤抖几下,粗大的肉棒狂射好几波的精液在早苗身体里,早苗身体不由自主的抽蓄,过多的精液从微微细缝溢出。
    早苗苦红了双眼,实在是太兴奋了!娇小白晰的身躯,全都染成淡红色,早苗秀丽的短髮早已湿透。这证明早苗有多亢奋。
    小洋抱紧妈妈的身体,安抚她过于悸动的情绪。
    明亮的早晨,矢口家的成员齐聚一堂吃早餐。
    「妈妈——这套制服好紧喔!」
    青春洋溢的声音,乌黑披肩的秀髮,与身上圣心女中制服极为不配合是那艳丽成熟的外表,她是矢口家的大女儿,矢口小友。
    早苗看女儿曼妙的身材的确是把制服撑得紧紧的,尤其波涛汹涌的双乳更快要把制服的钮扣给爆开。
    「我不知道啦!昨天是小友你自己毁约的,不是吗?」
    千岛早苗,今年三十二岁,兜着围巾正在调理早餐,身高娇小玲珑,长相极为可爱,秀丽的短髮,彷彿是邻家小女孩,为矢口家的大当家,掌握全家人的经济动脉可是名副其实的小管家。
    「疑?妈妈,你生气啦!」小友惊讶看着正在煮菜的妈妈。一点都不知为何妈妈如此生气。小友脑海都是「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殊不知道,昨天她与爸爸的激情大战,惹恼妈妈。
    「妈妈——这个书包是哥哥留下来的吗?」
    小洋对面餐桌的哥哥点点头。
    「我不要用这个。」
    矢口小洋,今年为小学三年生,长相俊俏,身高与初中生一般,底下肉棒天赋异稟,连老爸都自歎不如。
    「去跟你爸爸说!」
    「好啦!我等一下买新的给你。」
    矢口永作,今年三十七岁,正看着报纸掩饰尴尬,身材媲美外国摔角手高大威猛,只是木讷寡言,近视九百度,为千岛早苗的丈夫,从事行业摄影师。
    「苏苏…」明夫正把一碗汤喝光。
    矢口明夫,家中长男,是害羞的小男孩,唯一可提的是他的肉棒很小,没办法连他老妈都如此认为了,目前在家里待业中。
    不管如何,对矢口家这奇怪的家庭又是新的一天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