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 | 点这里察看备用访问地址 | 记得记下我们的地址发布页,以免找不到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阿里布达年代祭 第十二卷:第八章 蛇蝎美人 更多>>
 

    阿里布达年代祭 第十二卷:第八章 蛇蝎美人

    时间:2018-09-21 因为情势特殊,一时间我还真是忘记了,娜西莎丝这妖女一直在死盯着我,找机会暗算我一记,天晓得她会不会在用黑魔法对付敌人的同时,偷偷也在我身上做什么手脚。
      大叔给我的回忆石,固然有侦测黑暗能源的异能,可以早一步发现黑魔法术者的偷袭,不过娜西莎丝现在手上各种黑魔法没停过,我身上的回忆石也闪个不停,根本无法用以下判断。
      如果她只是下一些侦查之类的邪术,那倒还好,最怕她趁我没法防备的时候,下一些伤人性命的阴损毒咒,那可是危险至极,以她与我之间的悬殊修为,这是轻而易举的事。
      我正想说些什么,娜西莎丝眉头一皱,拂袖挥出,只见烟雾中气劲激荡,隐约又有两样兵器袭来,而娜西莎丝双手笼罩着一团黑气,不知使了什么邪法,反挫向烟雾中的两名敌人。
      这一路上杀敌太顺,本以为也会像刚才一样,轻易将敌人干掉,怎晓得娜西莎丝的黑炎甫吐,烟雾中的敌人竟识得厉害,陡然间速度倍增,两样兵器竟然消失了形影。
      娜西莎丝的脸色整个变了,露出了我从没见过的慎重神色,冷艳凤目中绽放着凛冽杀机,抢先往烟雾中闯去。这固然是非凡的勇气与胆识,但却也是不得不为,因为与敌人接触后,两名强敌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她身上,只要一退,气机牵引之下,猛烈攻击随之而来,此消彼长,势必要付出惨痛代价。
      刀光乍现,烈焰飞腾,三种不同的攻防力量,冲击、交织在一处,滔滔滚滚,形成了激烈的能源漩涡,笔直往上方捲去;点点鲜红血沫,伴随着不同的闷哼声,在漩涡激转中朝外洒溅。
      娜西莎丝是伊斯塔首屈一指的厉害人物,其余诸国便是要找一名与她同级数的高手都不容易,所以无论敌人来自何方,她都没有理由落于下风;但是在两名敌人的合击下,她居然明显地败像纷呈,这便代表两名敌人的实力极强,任一名都不在她之下。
      这个有违常理的怪现象,令我为之一惊,脑里更冒出了一个想法,隐约猜到了这两名强敌的身份。
      「哼!」
      简短交手分出了胜负,在能源旋风被瓦解的同时,娜西莎丝拖着一道淡淡的血痕,像是一尾断线风筝般摔坠出来;而两道雪亮刀光紧追在后,像是在怒涛中翻动身体的一双蛟龙,不住增强了压迫感与刀光亮度,似乎急于追上敌人,将之宰杀。
      「刀下留人!」
      正当刀光逐渐拉近了与娜西莎丝的距离,旁边的月樱似是不愿娜西莎丝为己受伤,抢着跨出一步,双手一张,拦在刀光与娜西莎丝之间。
      「姐姐,快闪开。」
      月樱的动作让我大吃一惊,根本来不及说些什么,我闪电从旁扑上,重手推开月樱,自己却不可免地停留在那要命的位置。
      被第六级力量催动,刀势风云捲动,犹如一双怒龙,以我的修为,只要被稍稍带到,肯定连肉带骨全部碎成一团稀烂的东西。幸好,在月樱抢着站出来阻止娜西莎丝的剎那,两把仓皇要停住攻势的刀,不约而同地回弯斩向对方,双刀对砍,爆出火光与震天巨响,然后双双被反震力道弹开。
      攻势顿止,两把刀的主人也现身出来。一男一女,俱是俊美英朗之士,身穿本国军装,顾盼非凡,正是索蓝西亚的精灵王子伦斐尔、我国的二公主殿下冶翎兰,他们双方各自的武功都不在娜西莎丝之下,两人联手合击,难怪娜西莎丝输得这么快。
      冷翎兰的配刀「霸海」,是特製的巨刀,能够收入体内,操控自如,所以冷翎兰一稳住身形,手上兵器立刻消失不见;伦斐尔则是动作奇快,一下子就将兵刀收入腰间鞘中,我虽然知道他用的是刀,但却连长什么样子都没能看到。
      两人先是对望一眼,跟着分别向月樱致歉,表示说烟雾中视线不清,他们在解决了几个刺客后,各自都想到月樱的重要性与危险,急忙出来寻找,不料浓烟中有人突然攻击,他们以为是某个恐怖份子或刺客,于是一起出手还击。
      「惊吓到月樱夫人,我非常地过意不去,他日一定登门向莱恩总统与您致歉。」
      似乎是因为换上礼服的缘故,伦斐尔极为彬彬有礼,如果不是看过他那天的流氓演说,知道他的真性情,还真是会被他骗过去;冶翎兰虽然没有说话,但望向其姐的眼神中,已经诉说着无声的关怀,只是我不知道这女人为何如此彆扭,总是不肯把情感用更实际的方式表达。
      月樱当然不会见怪他们什么,还替他们找解释,说是浓烟如此厚重,也难怪他们会错认敌人,攻击失手。这个解释虽然合乎常理,但除了月樱自己,恐怕没有半个人会相信。
      像伦斐尔、冷翎兰这级数的高手,纵然目不视物,也能从所接触到的气劲、能源中,判断敌人身份。娜西莎丝用着黑魔法,修为又如此之高,伦斐尔和冷翎兰恐怕才过一招,就立刻认出了她的身份;至于在拆了十多招后,变成两人联手合攻伊斯塔的魔女,明眼人都知道,那是双方都怀着私心,趁这机会「合理」地干掉一名敌国的高手主将。
      娜西莎丝眼中闪烁的寒芒,明显就是知道了这些。她的脸色苍白,嘴角溢血,显然刚才吃了不小的亏,但从身上没什么伤痕来看,伤势多半影响不大,几天之后就可复原,而她虽然不发一词,可是谁都看得出来,她已经与伦斐尔、冷翎兰结下了大梁子,正暗暗发誓报复。
      众人没有再多做口舌之争,这时距离骚动发生,已经快要两刻钟,而周围的骚动声音也渐渐平息下来,似乎已没有什么人再继续胡乱攻击。瀰漫四周的浓烟,其质特异,本是风吹不散,但是被刚才三大高手比拚时的旋风一卷,逐渐消散淡去,露出了众人在烟雾中的身影。
      当烟雾消散到一个程度,众人的身影若隐若现地露出来,蓦地,所有人都说不出话了,因为注意力都放在彼此身上,我们竟然没有察觉一件很重要的事。
      不知道什么时候起,我们已经进入了竞技场的中心,而那几头成为骚动中心的蝎形巨怪,竟然还都好端端的存在,无声无息在遍地血腥与尸首上移动,将我们给包围在里头。
      (糟!不好!)虽然没有喊出声音,但是同样的一个念头,相信不只是我,伦斐尔、冷翎兰、娜西莎丝也一定有。
      看之前莱恩·巴菲特抖擞精神,狮王金剑雄强诡变,以一敌多,将数头蝎形巨怪压在下风,但却没法造成什么严重伤害的状况来看,这几头巨型怪物确实棘手。这里三名高手都是一等一的杰出人物,纵然伤不了、胜不过,但只要全力突围撤退,就算再多一倍的蝎形巨怪,也不可能留下他们。
      然而,现场还有一个弱不禁风的月樱。即使自己要撤退很容易,但要在几头巨兽的攻击下,保住身无武功的月樱,还带着她一起走,任谁都不能说是非常有把握。
      至于同样也需要被救助的我,肯定不在他们的考量之内。这三名不同领域的高手,与我不是有国仇,就是有家恨,虽然不可能在这时候对我下毒手,却也不会好心到要连我一起救出去。假使我很不幸地死在这里,这三名与我各有难解恩怨的高手,多半会回去摆酒席庆祝。
      在数头蝎形巨兽的咆吼声中,我抢站在月樱身旁,打算无论如何都要护住她周全,不过,就在数头巨兽即将发动攻击前,一声诡异的清啃锐响,划破沉闷的气氛,传人在场众人的耳中,震得耳里生疼。
      哨音的源头,是突然出现在竞技场西边的一道灰影,被一群手持棍棒、头戴盔甲的武儈护在中央,一件厚密的灰色长袍盖住全身,也看不清是男是女。这灰袍人手上拿着一根指头般大小的竹笛,也就是这根短竹笛,吹出了这么高亢尖锐的音色。
      锐利的笛音有若实质,彷彿是一把尝试破脑穿出的匕首,听在耳里实在难受,而这份痛楚不只是对人类,对那几头蝎形巨兽似乎更有过之,它们发出了响亮的悲鸣,想要将笛声盖过,但却徒劳无功。
      这时,一股异样的魔力波动,令全场的魔法师同感颤慄,我们不知道这股从未感受过的魔力波动是什么,但却晓得它的强大与威力,像是王者君临天下般震慑着我们。
      由于笛声的干扰,我们听不见咒语,也没能够发现那名灰袍人到底做了什么,只看见在这人的魔力影响下,一头似人非人的怪物影像逐渐清晰,在那群武僧的前方显现出来。
      约莫有着三尺半高,通体儘是冰蓝颜色,人身蝎尾,上半身是一个极为妖冶美艳的女人,姣好的面孔,双眸紧闭;赤裸的肌肤上,只有一套寒铁锁住的胸甲,贴身紧裹住高耸的豪乳,极是性感诱人,但本来该有的修长玉臂,却在末端变成了蝎子那样的巨钳;覆满冰蓝铁鳞的下半蛇身,在地上移动时会发出沙沙的声音,可是在最末端的部分,却又变成蝎子般的尖剌。
      蛇蝎美人!
      这是对那头怪兽的最佳称号。以魔法形成,虚渺不实的型态,有些类似黑魔法上乘咒术中的巫妖、怨灵武士;但出现的方式,却又像是南蛮地系魔法中的兽魔,我一时间也看不出这究竟是哪种类别的咒法,但却隐约觉得,这好像与我的地狱淫神有些类似。
      不过,有一件事可以肯定,就是这头蛇蝎美人肯定有着不凡的威力,因为从它现身的那刻起,竞技场中的几头蝎形巨怪,都露出十分畏惧的模样,往后退去,而虽然使出这头召唤兽的主人,被光之神宫的僧兵包围护在中央,但在场的每个人都能清楚感觉到,除了强大威力与压迫戚,还有一股难以言喻的邪恶与怨毒,源源不绝从那头蛇蝎美人身上散发。
      「呱~~」
      一声恍若天地之间怨毒所众的凄厉惨嚎,从这头蛇蝎美人的口中发出,那一瞬间,全场九成以上的人都捂着耳朵,痛得流泪,部分抵抗力稍差的人,甚至痛得在地上打滚。
      「蛇蝎美人」在惨嚎声中,头上的蓝发活动起来,诡异地蠕动旋舞,变做数百条频吐红信的小蛇,嘶嘶作响;眼角泛出鲜血一般的红泪,看得再仔细一些,却发现她的双眼全被用针线缝上,无怪打从出现起,双眸都死死地紧闭上。
      蛇蝎美人身高三尺半,虽然和一般人比起来甚至高大,但比诸蝎形巨怪的十数尺身高,那又算不了什么了。然而,蝎形巨怪却像是遇到天命剋星一样,甚是恐惧,发着抖往后退。
      那名被儈兵守护在中心的灰袍人,好像念了什么咒语,陡然扬起了右臂,银灰色的金属义肢闪闪发光。这个催发的号令,让蛇蝎美人仰起头,又是一声尖锐刺耳的悲啸,这次在悲啸时,她全身笼罩在一层冰蓝光华中,随着头上蛇发的疯狂窜动,光华暴炽,凝聚成一道冰冷的光箭,直射出去,命中了离她最远的一头蝎形巨怪。
      那头蝎形巨怪先是身体一颤,跟着就停僵住动作,动也不动一下,巨硕躯体迅速石化,只是眨眼功夫,就变成了一座笨重僵硬的巨大石像,然后在一声轰然巨响声中,砰然碎裂,成为漫天齑粉,被风一吹,立刻消失无蹤。
      「呱~~呱~~」
      蛇蝎美人眼中不住淌着血泪,发出一声又一声的凄厉尖啸,每厉啸一声,就是一头蝎形巨怪被凝冻成石像,然后崩解碎裂,化灰而散,短短几下子功夫,那几头适才张牙舞爪、耀武扬威,令全场高手吃力应付的蝎形巨怪,就全都化作满天飞灰。
      巨大的威力,造成的震撼也是相成正比。月樱的手抓着我右臂,冰凉的掌心轻轻颤动,说明着心中的惊惧,我只能无声地轻拍她的手背,拂去她的不安,殊不知我心中也是一样七上八下。
      消灭了失控的蝎形巨怪,这头蛇蝎美人并没有消失,反而像是存心示威一样,连连发出石化光箭,朝四方看台上射去。在刚才的骚动中,有些发动阴谋攻击的刺客,攻击之后不及逃逸,再次隐身于群众之中,这时全给揪了出来,中了石化光箭后,粉碎成青紫色的萤光,消散在空中。
      有基本魔法知识的人都晓得,那些青紫色的萤光,代表生命的魂魄,而这样子的空中消散,如果不是被某种邪法所摄走,就是魂飞魄散,永不存在的现象。这种石化光箭能造成这样的杀伤效果,看在全场的术者眼中,当然不是什么值得庆幸的喜事。
      当把该消灭的东西全都粉碎,蛇蝎美人在悲啸中,冉冉消失。她那被针线缝死的双目中,所流出的凄厉血泪,是人们最难以忘记的东西。
      「各位贵宾,今天的变故,惊扰各位,净念禅会深感不安,我们……」
      当一切平息下来,那个灰袍人悄然离去,而净念禅会的僧兵首领,在莱恩的带领下,登台发表道歉声明,表示骚动纯属意外,惊扰各方令他们深感抱歉,但这意外的变局,反而更证明了净念禅会有讨伐黑龙会的实力,也证明净念禅会有控制住这些巨怪的能力,所以各国应该可以对他们放心。
      这话说完,那些见风转舵的中小国家欢声雷动,纷纷献上他们的拥戴,毕竟谁也不愿意被大群的蝎形巨怪践踏自己国土。但几个超级大国的代表,脸色就相当地不好看,陷入了明显的沉思。
      那头蛇蝎美人的威力,应该没有看上去的那么强。至少,它能够一击就溃灭蝎形巨怪,明眼人都看得出来,那是因为它一开始就克制住了巨怪的弱点。像蝎形巨怪这类的合成生物,为了防止其不听使唤,在製造时就会刻意留下致命弱点,以便驾驭,这头蛇蝎美人可能就是被设定为巨兽群的剋星,所以一击之下才会如此强弱悬殊。
      但即使把这个因素考量在内,这头蛇蝎美人仍是非常强大,净念禅会能握有这种武器,再加上千头蝎形巨兽,实力殊不可轻侮,这些都是我看得出来的部分,然而我却想不通,伦斐尔与冷翎兰面上苦苦思索的神色,究竟是在想些什么?
      这头蛇蝎美人,是法术之下的产物,所以最后回答这个问题的,仍然是黑魔法的大行家——伊斯塔的魔女娜西莎丝。
      「不属于黑魔法,也不是南蛮地系的兽魔术,这头东西不属于我们现今所知的六大系咒术之中。」
      这句话似乎说中了伦斐尔与冷翎兰的猜测,他们同时点了点头,不过还有一个他们迟疑许久,却不敢肯定的答案,要等待娜西莎丝说出来。
      「虽然有些不敢置信,不过……不会错的,各位应该都知道那个名字,这是已经失传许久,五百年前曾经肆虐于大地,撕杀无数武者、术者,为各种族都留下了一页黑色历史,大魔导师法米特·修·卡穆最强的六大召唤兽。」
      娜西莎丝说得很肯定,伦斐尔与冷翎兰虽然与她是敌非友,却不曾否定她的猜测,而他们面上的表情,更显示这个答案这是他们心中的猜测。就只有我,在听到娜西莎丝的推论时,深深地倒吸了一口凉气。
      大魔导师法米特·修·卡穆?这是怎么一回事?
      虽然有着《淫术魔法书》,虽然可能是当今世上淫术魔法的唯一传人,但我对淫术魔法的创始人,法米特·修·卡穆的了解其实并不多,充其量只是知道,他是一个很特别的魔法师。
      有多特别呢?大部分的魔法师,不是整天作着自虐式的刻苦精神修炼,就是成日与尸体一类的思心、恐怖的东西为伍,前者不近女色,后者女色不近,只有法米特这个特别的魔法师,一生风流倜傥,以史上最好色的魔法师之名,享誉千古,到底干过多少女人,恐怕连他自己都答不出。
      这个人名,我是从变态老爸的口中听来,那时候只觉得很佩服,至于他凭什么风流,这点我在得到《淫术魔法书》后,已经完全理解了。
      《淫术魔法书》的作者——格理帕多恩·埃克多·哈特·比莱德曼,是千余年之前某古国的魔法学院院长,根据我查到的资料,似乎是个从没经历实战的超级理论派学者,或许也就因为这样,他提出了许多天马行空的奇异理论,并将这些想法写入他人生的最后着作——《淫术魔法书》。
      继承了这部书,无敌于数百年前的法米特·修·卡穆,则以他无比丰富的魔法实战经验,为这部书做了修编。传闻中,将魔力修为推至颠峰,已经无敌于天下的法米特,失去了人生目标,最后自愿死在与其姐乱伦生下的儿子手里,一身惊天动地的魔法,就此失传。
      我对法米特的理解,仅有如此,剩下的生平故事,由于年代过于久远,根本查无可查。不过传说中,法米特的修为似乎是靠着频繁地床笫交合,採阴补阳,才能拥有那样强大的魔力,却没听说他在魔法上有什么独特成就,至于魔法书中所记载的地狱淫神之术,连他本人都说没什么实用性,只怕在他生前从未使用过,是在我手上完成的。
      那么,什么最强的六大召唤兽?什么肆虐于大地?什么黑暗时代?这些是怎么回事?为何我完全不知道?又为何在《淫术魔法书》中,法米特只字不提有关召唤兽的存在?
      这些谜团一时间解不开来,脑里又乱糟糟的一团,我不得不辞别月樱,藉口外头还有工作要处理,尽速离去。
      我主要的顾虑,是伊斯塔的魔女。刚才为了死中求生,逆转败局,我不得不当众使用地狱淫神,结果不但月樱姐姐亲眼目睹,就连娜西莎丝恐怕都看到了,她是魔法技巧的大行家,或许知道一些法米特的咒术,可别看出什么不妥之处,来给我製造麻烦啊!
      到了竞技场外,只见茅延安已经在那里指挥兵丁,一副趾高气昂的模样,耀武扬威。我抓来一名擦身而过的士兵,详细一问,才知道究竟。
      原来,驻防在附近的几支部队,见到竞技场生变,指挥塔楼又起火,连忙进去抢救,当他们逐楼搜索,一直到了七楼,除了遍地的残缺尸首,就只看到欧伦先生拄着墨黑大剑,神情冰冷地斜倚在窗口,见到他们,微微一点头,一声不吭地拂袖离开。
      不明就里的官兵们,自然把功劳全算在他头上,以为这个沉默寡言的流浪剑侠大发神威,将十来名刺客悍匪击毙,却不知实情与这差上十万八千里。
      「我从八楼跳窗,其实是趁机躲到七楼去,不然从八楼坠地必死无疑。我一直躲在暗处,见到那一群家伙给毒蛛丝喷着,惨叫哀嚎,目不视物,就趁乱杀出去,一匕首一个,全给干掉了,贤侄你救了月樱夫人,功劳已经够大了,不介意让大叔出出风头吧?」
      我不管茅延安这番话里有多少漏洞,也懒得在意他到底抢了什么功,只是简单告诉他刚才发生在竞技场里的事,要他小心。
      「小心?需要小心的是贤侄你啊,你这个风流好色的小家伙,幸好我刚才在九楼现场帮你毁尸灭迹,不然你和第一夫人偷情的好事,就要不保啦。」
      被提到月樱,我脑里不由得浮现一个画面,刚才在竞技场内,月樱从我怀中离开时,娇躯软得几乎站不稳脚,一下踉舱后,跌回我怀中的躯体,只能用柔若无骨来完美形容。我清楚地感受到,她的淋漓香汗已经湿透了层层衣衫,馥郁的女性香气,在灼烫的体温蒸氲下,益发显得芬芳醉人,真是诱人之至。
      想得入神,我连忙镇定下来,驱散遐思,正要掉头回去,看看情形处理得如何,忽然一阵冰寒感觉迎面而来,竟是给娜西莎丝拦住。
      「法雷尔万骑长,我在国内一再听闻法雷尔世家的威名,当阿胡拉玛兵败,血魇灵巫的死讯传来,我以为法雷尔世家的绝学果真厉害,我方输得不冤枉,不过照刚刚看来,法雷尔世家虽然是厉害,但似乎在武学以外也别有心得啊!」
      「尊使真是说笑了,约翰·法雷尔只是阿里布达军部的一个小角色,何足道哉,眼下事情很忙,可否让我先去处理?失陪了。」
      最坏的构想成真,我心头暗叫不好,忙一拱手,要求告辞,但这朵紫伶水仙却似打定主意,身形一晃,仍是拦在我面前。
      「这可不成,刚才如果我眼睛不花,是万骑长你所召唤的魔兽击退了刺客。现今的魔法技术,唯一还保存完整召唤系统的,只有青色系的兽魔术。这种奇术流传于南蛮,看不出万骑长如此俊朗的人才,居然是个兽人?」
      「怎么可能!看我这样子,就知道我是个百分百的人类,我……」
      「是吗?如果说这不是兽魔术,那么为何和适才的那头召唤兽有些类似?难道说……万骑长您曾经听过法米特这个名字吗?」
      「这个……被你一提,我这不就听过了吗……」
      对着娜西莎丝勾魂摄魄似的森冷目光,我随口胡认,正想快速脱身,娜西莎丝不肯罢休,又追了过来,我正感词穷,幸好一个人适时出现,挡在她身前。
      「打扰两位了,不过我们有些程序问题需要处理,法雷尔将军,请你跟我来。」
      不良中年还是有点起码的道义,至少懂得在适当时候出来帮我解围,看在这点的份上,我后来找他算私自弃友逃跑的帐时,就少打了他两拳。
      月樱的问题没能够解决,娜西莎丝又因为这场大会的关係,盯上了我,认为我与净念禅会的召唤兽之间,有什么关係。麻烦的事越来越多,接下来该怎么办才好呢?
      不管了,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日愁来明日当,还是回爵府找阿雪好好睡一睡,再去烦恼多余的问题吧!
      作者小语:
      在整理阿里布达第二集的时候,与编辑人员发生了一段小对话。
      编辑:女性的胸部尺寸,有单数的吗?好像都是双数的咧?
      弄玉:是吗?没人告诉我... 嗯,可是,这样就糟糕了,阿里布达的女生设定中,好几个都是单数啊。
      后来才弄清楚,有些国家为了细分,所以才会有单数号的胸罩,不过在台湾,胸罩的尺码都是双数号的。为了符合真实,让读者在看到胸部尺寸时候有比较贴切的感觉,所以决定更改前设定,于是又有了这样一段谈话。
      弄玉:如果以俗称的乳牛的印象,来设定阿雪的胸部,人的体型算苗条,但胸部非常大,该是怎样的尺寸才合理?H罩杯是不会变的,但尺寸呢?
      编辑:「体型算苗条」,但如果是38的话,上半身反而是像熊一样壮了。
      经过这样的讨论,于是更动后的阿里布达女性设定,附载如下。
      冷月樱:人类,金髮,紫瞳,32C
      冷翎兰:人类,黑髮,紫瞳,34C
      天河雪琼:人类,黑髮,黑瞳,34H
      织芝·洛妮亚:精灵,橙发,32C
      鬼魅夕:32F
      菲妮克丝:红髮、蓝眼,34F
      娜西莎丝:红髮、紫瞳、34D
      羽霓:羽族,金髮,碧眸,32B
      羽虹:羽族,金髮,碧眸,32B
      碧安卡:精灵,棕髮,银眼,32B
      另外关于本次的封面人物,是宴会装的菲妮克丝。这个场景大概会在第三或是第四集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