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 | 点这里察看备用访问地址 | 记得记下我们的地址发布页,以免找不到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黑暗天使之卧底 第十五章 更多>>
 

    黑暗天使之卧底 第十五章

    时间:2018-09-23 刘克帆放鬆地坐回到皮椅上,翘起二郎腿,拍拍旁边的扶手,命令道:「过来。」
      杜倩心直起身体準备站起来,听到他问自己,「我说过你可以站起来吗?」
      杜倩心忍着心中的屈辱,发誓以后一定要让这家伙一件件地偿还,用双手和膝盖支撑着身体,慢慢地挪过去。
      男人彷彿奖励似地拍拍她的脑袋,「做得不错,不过,」男人突地揪起她的短髮,让杜倩心吃痛地顺着他的手抬起头,「以后记得,听到我的命令要回答是主人,明白吗?」
      杜倩心感觉自己的头皮彷彿都要被他扯下来了,仍然强迫自己忍住痛尽量冷静地看着他的眼睛回答道:「是,主人。」
      刘克帆放开手中的头髮,捏起杜倩心的下巴,「我有些问题要问你,你要老实回答。」
      杜倩心服从地回答:「是,主人。」
      刘克帆看着她美丽的大眼睛,「在我之前,你还有些什么性经验?」
      杜倩心睁大了眼睛:「你自己明明知道是我的第一个男人,我哪里还会有什么性经验。」
      刘克帆笑着对她摇摇头,毫无徵兆地挥手重重甩了她一巴掌,把杜倩心打得朝地板倒去,「忘记该叫我什么了吗?」
      杜倩心捂着脸回过身体,一缕鲜血从唇边慢慢流下,把她的肌肤衬得更白,「对不起,主人。」
      刘克帆笑着继续说道:「就算是处女也可以有别的性经验,很多事情是不用搞破那里的哦,我看你的样子可不像什么经验都没有的女人。」
      杜倩心暗暗心惊,自己的表现是不是太过火了一点?「主人,我——我——其实我有过男朋友——」
      刘克帆感兴趣地追问:「然后呢?」
      杜倩心硬着头皮继续说道:「主人,他——他摸过我的身体。」
      刘克帆继续问道:「还有呢?」
      杜倩心红着脸说道:「主人,我还用嘴巴为他——做过。」
      刘克帆不解地问道:「做过什么,我不明白。」
      杜倩心轻轻地回答:「主人,就是口交。」
      刘克帆侧过耳朵:「你说什么?我没听清楚。」
      杜倩心看着眼前的耳朵,恨不得把它一口咬下来,大声说道,「主人,我为我男朋友做过口交。」
      刘克帆恍然大悟地回转头,「这么噁心的事你竟然也做过,原来你这么淫蕩,表面看来倒还挺清纯的呢,顺便问一下,你的技术怎么样?」
      杜倩心忍着羞辱回答:「主人,我只做过一次。」
      看着跪在面前的赤裸少女,微微肿起的脸颊上隐隐留着红色的掌印,大大的眼睛周围残留着未干的泪痕,身上颈上布满了自己手掐牙咬留下的各种青紫伤痕。刘克帆点点头道:「耳听为虚眼见为实,这样吧你现场给我表演一下,让我看看你的技术到底如何。」
      其实早在说出自己口交过的时候,就明白对方会步步进逼地要求自己为他服务,杜倩心认命地低下头,看着软软垂下的巨大凶器,上面沾满了自己的处女血迹和对方浑白的精液。杜倩心忍住噁心,小嘴微张慢慢地靠近。
      杜倩心伸出舌头,用舌尖轻舔阳具乌黑发亮的头部,一股腥涩的味道直冲喉间让她差一点就吐了出来。男人粗大的阳具接触到温暖柔软的舌头,慢慢地挺立起来。
      杜倩心缩回舌头,深吸口气,张大嘴巴,让湿淋淋的肉棒慢慢进入自己的口腔,感觉着他在自己的口腔中继续膨胀着,自己的嘴巴被对方的肉棒一点点充满,腥腥的液体与自己的口水混合在一起顺着自己的喉咙慢慢渗下。
      刘克帆感觉自己的肉棒被女人窄小温暖的口腔包围着,伸出手去按住她的头,用力让自己更深地进入。
      被粗大的肉棒直接顶到自己的喉咙,杜倩心用力地想要推开男人,却被头顶的大手死死地按住,只能从鼻子发出呜呜的抗议。
      阳具紧紧顶住女人的喉咙,刘克帆清晰地感觉着围绕着自己顶部喉咙肌肉的痉挛,看着她哀求的眼睛,惊讶地发现她的眼神中除了哀求竟然还有隐隐的仇恨和——不屑,刘克帆心中不由暗暗称奇。
      照自己一贯的经验,除非天生淫贱一般女人初次遇到这样的欺凌一定是会有反射性的抗拒的,而克服这种对性奴役的自然抗拒,就是所谓的性奴调教了。女人的抗拒越强烈,随之对调教者的要求就越高,在调教中的乐趣也就越大,最终调教成功后的成就感也就越强。
      像上次的那个女警,自己利用最先进的药物、器械双管齐下,还是用了整整8天才让她彻底屈服。当最后看到她沾满了汗水和爱液的身体跪在自己的面前,曾经骄傲的脸蛋涕泪交横地伏在自己的股间,急切地为自己赏赐给她的阳具作着口舌服务,当自己发射在她嘴里的时候,她激动得全身颤抖,将自己的精液一口口的吞嚥下去,彷彿那是最美味的玉液琼浆。光是想着那样的情景,就让自己才经发射的小弟弟差点再次在杜倩心的嘴里喷射。
      但是眼前的这个女人却不同,说是反抗的话,她对自己的命令却都是不折不扣的执行,甚至像刚才那样只是暗示她便自动地为自己做口舌服务,如果是一般才破瓜少女的话怎么也要经过一段时间的调教才肯为陌生人作出这样的服务。但说是对自己完全服从的话从她的肢体动作和眼神却又看得出她内心对自己的厌恶和抗拒。也就是说这少女可以仅靠自己的意志克服心理上本能的反感,并且强迫自己做出让自己厌恶和羞辱的举动。看来自己的第一感觉一点也没错,这女人的意志力非常强大,如何运用自己的调教手段彻底摧毁她的意志力会是自己涉足这一行以来的最大挑战。
      刘克帆拉起女人的头髮,让阳具从她的嘴里滑出,带落一丝的口水。
      终于解脱的杜倩心捂着自己的喉咙,痛苦地咳嗽着,感觉自己嘴巴里充满了男人精液的腥臭味道。
      刘克帆悠悠地说道:「你的技术不怎么样啊。」
      杜倩心努力停止咳嗽,「主人,对——咳咳——对不起,咳咳——我——我会努力学习的。」